•   资讯
  • 中国取代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富裕国家 中产阶级1.09亿人

中国取代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富裕国家 中产阶级1.09亿人

* 来源 : * 作者 : admin * 发表时间 : 2015-10-14 * 浏览 : 3

  瑞信今日(10月13日)发布第六份年度《全球财富报告》,报告研究了过去一年(2014年年中到2015年年中)全球财富的变化情况。报告显示,全球财富总额达250万亿美元同比下降4.7%。全球中产阶级的人数和财富在全球金融危机前迅速增长,但增幅在2007年后放缓,而日益扩大的财富不均,令各地区中产阶级所占的财富比例下降。

      全球有多少财富?250万亿美元,中国占9%居世界第二

  报告指出全球财富总值自2014年年中起至2015年年中减少12.4万亿美元(按当期币值计算),至250万亿美元,跌幅为4.7%。主要是美元兑其他主要货币升值抵销了财富正面的基本走势。

全球家庭财富变化

  从全球范围来看,北美洲和欧洲合共占全球家庭财富总值67%。北美洲仍然是全球最富裕的地区,财富总值为92.8万亿美元,以4.4%的增幅(或涨3.9万亿美元)领先全球财富增长步伐。其他地区的财富均告下跌,其中拉丁美洲(7.4万亿美元)和欧洲(75万亿美元)录得历来最大跌幅,分别为17.1%和12.4%,即累计减少1.5万亿美元及10.7万亿美元。亚太区(72万亿美元)的财富则下跌5.1%或3.9万亿美元。

  从国家和地区来看,中国内地家庭财富总值增加1.5万亿美元至22.8万亿美元,增幅为7%,现仅次于美国,全球排名第二,并预期于2020年前增至36万亿美元。香港方面,家庭财富总值增长8.3%至1万亿美元,反映股值和楼价的稳健升幅,以及港币与美元挂钩的影响。

  美国、中国和英国等主要经济体的财富增幅最强劲。其中美国增4.6万亿美元或5.7%,英国的增幅则较温和,为3,600亿美元(2.4%)。美国(85.9万亿美元)、中国(22.8万亿美元) 和日本(19.8万亿美元) 是全球最富裕的三个国家,中国取代日本占据第二位。主要由于汇率的不利走势,日本的家庭财富下跌15%,至19.8万亿美元。

  瑞信私人银行财富管理部英国、东欧、中东及非洲地区首席投资总监Michael O'Sullivan说:全球经济连续第六年取得3%以上的实质本地生产总值增长,反映部分大型新兴市场的经济虽然放缓但增速仍然可观。展望未来,预期全球经济增长将轻微加快,中国经济在过渡至消费服务业主导的过程中将趋于稳定。在这情况下,财富势必保持升轨,并可能每年增长6.6%(包括通胀)至2020年的345万亿美元

 固定汇率下的财富变化

  当然,全球财富下跌主要是受汇率影响,若货币按固定(平均)汇率而非2014年年中和2015年年中的汇率计算,各地区本会录得介乎3.4至7.3%的财富增幅。全球财富总值上升13万亿美元,增幅为5.1%。因此不应过度重视币值对财富造成的负面后果,因为有关情况在不久将来可能扭转。

  未来五年,报告预测全球财富增长38%至2020年的345万亿美元,按年增长6.6%(包括通胀),而去年预测为7.1%。预期北美洲仍然是最富裕的地区,到2020年的家庭财富达122万亿美元,年增长为5.6%,亚太区的家庭财富料会增长48%,即年增长8.1%,至107万亿美元,超越欧洲(102万亿美元,年增长6.3%)。亚太区占全球财富的比重预期由现时的29%升至2020年(共107万亿美元)的31%。按国家划分,预期美国将继续录得最高的财富总值,到2020年达113万亿美元,其次为中国,达36万亿美元。

  股市楼市变动对全球财富有多大影响?都被汇率变动抵消

  虽然全球股市在2013至2014年平均上升20%以上,但却于年内普遍下跌(只有美国、印度和日本股市微升,其中日本股市的上升反映日圆美元贬值的影响)。但中国股市的市值反而于截至2015年年中的12个月上升约150%,然而,由于金融资产仅占家庭财富的一半,而股票只占金融资产小部分,故中国家庭财富受股市走势的影响较预期小。中国内地股市其后由6月中旬起急转直下,对整体财富造成的负面影响有限, 但其效应会因来年任何人民币兑美元贬值而放大。另外,全球以楼价作为代表的非金融资产相对稳定,75%国家录得3-9%的增幅。

  股票和楼价走势被美元兑其他货币的整体升值所抵销,令全球财富减少约10%或25万亿美元,相当于自金融危机以来财富增幅缩减一半以上。除了人民币录得轻微升幅(0.1%)的中国,以及那些货币与美元挂钩的国家外,其他各国货币兑美元均告贬值英镑下跌8%、加元下跌15%、日圆下跌17%、欧罗下跌19%,而俄罗斯卢布下跌39%。巴西、新西兰、挪威和土耳其兑美元汇率亦贬值超过20%。

  中国有多少中产阶层? 1.09亿人有5万至50万美元

中产阶级人数

  报告以美国作为基准国家,当地以拥有5万至50万美元的财富(按2015年年中的价格计算)来界定中产阶级成年人,并采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购买力平价值系列,按本地购买力计算,得出其他国家的等值中产财富范围。全球中产阶级的财富净值自2000年以来由44.4万亿美元倍增至80.7万亿美元,占全球财富32%。

  全球中产阶级成年人的数目已由2000年的5.24亿名增加1.4亿名或27%,至2015年的6.64亿名,相当于成年总人口的14%。自2007年高峰期以来,中产阶级成年人的数目已下降13%,上、下财富阶层的成年人则分别增长19%和11%。此外,财富增长重心已倾向于财富水平较高的阶层,富裕阶层的财富自2007年占财富总值增加了5%。上述两项因素令各地区中产阶级所占的财富自2007年起下跌9%至13%。

  分地区,北美洲的中产阶级共有1.05亿名,占成年总人口比例39%,全球最高,其次是欧洲(1.94亿名,33%)、亚太区(3.03亿名,10%),而非洲和印度只有3%。亚太区占全球中产阶级46%,

  中国的中产阶级虽然仅占全国成年人口的11%,但按绝对值计算却是全球最多,达1.09亿名(财富总额7.3万亿美元,占全国财富32%),超越美国9,200万名的中产阶级成年人。

  从中产阶级财富增速来看,亚太区中产阶级的财富增长70%至27.2万亿美元、非洲中产阶级的财富增长102%,而拉丁美洲中产阶级的财富增长109%。印度中产阶级的财富增长了150%,而中国中产阶级的财富则大幅增长330%。

  不少先进国家拥有高比例的中产阶级,其中澳洲以中产阶级占成年人口66%领先其他国家,比利时和新加坡的中产阶级占成年人口60%以上,意大利、日本、西班牙、台湾、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英国符合中产阶级资格的成年人口达55%以上,而爱尔兰、荷兰和新西兰的中产阶级所占比例达50%以上。在亚太区,韩国和中国香港的成年人口有超过44%属于中产阶级(财富共2830亿美元)的财富范围。

  百万富翁约3372万人中国内地占4%

  
人均财富最高的十个国家

  按成人平均财富计算,瑞士仍然是全球最富裕的国家,当地于2015年的成人平均财富为567,100美元,其次为新西兰(400,800美元)和澳洲(364,900美元),美国(353,000美元)排第四,新加坡(269,400美元)排名第八。

  按财富中位数而言,财富不均程度较低的国家拥有较高的成人平均财富中位数,新西兰和澳洲是两个成人平均财富中位数最高的国家,分别为182,600美元和168,300美元,新加坡排名第七,为98,900美元,日本排名第八,为96,100美元。

百万富翁人数

  全球百万富翁数量约为3372万人。其中,美国为1565.6万人居第一,随后是英国236万人,日本213万人。中国内地133万人排第6.

  预计到2020年全球百万富翁数量可能超过4,930万,增长逾46.2%,在这些地区中,亚太区和非洲的百万富翁数目增幅将会最高,分别达66%和73%(但后者的基数低),北美洲的百万富翁数目增幅为33%,欧洲为55%。到2020年,亚太区占全球百万富翁的比例将由现时的19%升至22%。

  整体来说,新增百万富翁仍将集中于高收入经济体,在未来五年将有1,400万名成年人归于这个类别。随着百万富翁人数增加,百万富翁的财富净值可能按年增长8.4%。新兴市场占百万富翁财富的比重在2020年可能达到9.1%,较现水平高出1%。

高净值人士

  按资产净值算,全球有123,800名个人资产净值超过5,000万美元的超高净值人士,当中44,900人的个人资产值最少达1亿美元,而4,500人的资产值超过5亿美元。强势美元令超高净值人士的数目较2014年年中减少800人;但根据计算,资产值超过5亿美元的人士却轻微增加。

  按地区划分,北美洲在地区排行榜占前列位置,共有61,300名超高净值人士,欧洲有29,900名超高净值人士(24%),而亚太区则有27,600名超高净值人士(22%)。美国继续占全球超高净值总人数的最大比重(共58855人),中国内地则排行第二,录得超高净值人士(共9555人)的最高百分比增幅23.9%。(责编:刘玉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