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 投资晋江
  • 给下属定目标别太高

给下属定目标别太高

* 来源 : * 作者 : admin * 发表时间 : 2012-12-12 * 浏览 : 3

  上大学前,我当过几年知青。在艰苦岁月中,身居简陋,胸怀抱负,时常以“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”作为人生座右铭。恢复高考后,我直接从农场考上大学。我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,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,从宿舍到教室、图书馆和食堂,基本上是四点一线,无暇顾及其他。

  我曾经以成为陈景润那样的人作为志向和追求。从小学到中学,我的考试成绩经常是全年级第一,我希望在大学的专业学习中也能出类拔萃。上大学后,我发现比我强的人很多,我的成绩只处在中等水平。第二个学期的一场疾病更使我在学习中明显感到力不从心。

  毕业时没有报考研究生,因为我意识到在专业上追求更高造诣不是我力所能及的。我作了一个更为务实的选择——回到家乡做事。当时,我并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成为中国一家大型电子企业集团的总裁。我给自己定的第一个目标,只是当好一名工程师。

  毕业时,我被分配到政府机关。我没去报到,要求到企业。惠州市的电子工业当时非常落后,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工厂。最后,我选择了一家刚创办不久的外资厂,也就是TCL集团的前身——TTK家庭电器有限公司,做一名技术员。我是公司的第四十三名员工,这使我有机会与同事一起参与公司创立的过程。我的第一个职务是车间技术员,负责修理车间的设备,管我的是一个比我小两岁的车间女工——生产线长。

  头两年,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去公司,一边读书,一边值班。我们当时实行两班倒,一直开工到晚上12点。我上正班,但有什么问题都是随叫随到,从不计较。凭着这种踏踏实实的作风和对工作的执著,我赢得大家的认同和好感。一年之后,公司筹建磁带铺带车间,引进一套50万美元的铺带设备。我被抽调去当筹建小组的负责人,率领一批完全不懂技术的新工人,在外国工程师的帮助下,把这套设备安装起来。经过半年炼狱似的的工作,这套设备顺利运行,我成为车间副主任。

  工作两年多以后,公司需要选派一名年轻干部到香港做业务,我被选上了。我到香港负责海外业务联系、原材料采购和产品销售,慢慢开始从事管理工作,有机会接触外面各类商业伙伴及业内同行,这对我帮助很大。

  公司开展第二个项目TCL电话机时,我负责引进这个项目。项目投产后不久,我幸运地被任命为公司总经理,当时我只有28岁。这个职务要在诸多牵制之下行使职权,是我第一份能够独立承担责任的工作。从毕业到当总经理,速度之快超乎我的想象。我的工作压力非常大,晚上睡觉做梦都想着公司的事情。这个总经理才做了不到一年,我就感觉难以干下去了。幸好当时我有一个好的领导,就是广州前任市长林树森。他建议我先退一步,以后有机会再进两步。

  我从总经理的位子上退下来,调到一家新组建的公司负责外资引进工作。这项工作相对于原来全面地管理一家公司,责任更清晰,目标更明确。三年下来,我学到很多东西,为惠州引进十多个投资项目。我同时兼任十家公司的董事,虽然没有复杂具体项目的操作,但项目的前提准备和筹建都参与了。我利用这个机会与各种各样的企业主管打交道,得到很好的锻炼,增长了很多知识,知道了怎样管好一个企业。

  20世纪90年代初,我被任命为TCL集团的副总经理兼通力公司的总经理,具体负责部分业务部门的工作和对外合作联系。再回到主管岗位时,我觉得比以前顺很多。前几年的学习积累,让我能够胜任这一工作。我担任重组后的TCL电子集团总经理后,开始有一方可以自由施展的天地,一手把TCL彩电、AV产品、电工、电脑及全国的营销网络建立起来,自己的经验和能力也随着企业的发展得到提高。前任总裁退休,我继任了TCL集团的总裁。

  我认为一个人要想成功,首先要有理想和追求。理想能给你带来工作的动力和乐趣,使生活充实和更有意义。每个阶段给自己设定的目标必须切合实际,经过努力可以达到,不要好高骛远。假如我一开始就定位于做TCL集团的总裁,也许就没有今天的成功,因为你的思想决定了你的心态和行动。